旭是旭墨的墨

在菊沼扑腾几下

魔女与刀(上)

(中)(下)


#魔女集会paro#
#ooc致歉!#

      「喔呀喔呀,瞧我捡到了什么。」

        魔女看着废墟中小巧的刃儿如同受了惊的雏鸟一般颤抖着蜷缩在一角。碎裂的石块在刃身下将那脆弱的肌肤刺出斑斑血迹却也不知道在何时早已干涸。她走到刃前躬下身子,如漆般的长发垂落而下与刃落满灰尘的短发混在一处却不提在意,直到伸手触碰到男孩衣领时才像是知道嫌弃了一样仅仅探出两根手指将对方提起。

        受了惊的雏子被她拎了起来以至于悬在了半空动弹不得。他额前许久未曾打理过的碎发遮住了大半张面孔,不能立刻看清刃长相的魔女只能用着略显粗鲁的动作拨开了碍事的东西。

        「呦,紫色的眼睛倒是挺好看。」

        被捡回来的小东西一言不发,她也并不在意这些,那双紫色的眼眸如同天然而生的宝石一般美丽,可却不和死物一样毫无生气,但也没有和常人一样充满生机,丝丝缕缕的微弱矛盾就这样吸引了她——如果能够用来做成装饰品一定很好看。

        从来没有照顾过别人的魔女只是笨手笨脚地在木桶里倒满了热水,连温度都没有试就将男孩扔了进去。水面激荡溅出盆外,与此同时是男孩强行压抑在喉咙之中的痛呼声——还没痊愈的伤口与滚烫的热水接触之下痛意更甚。结果魔女事后只能是一边在嘴里嘀嘀咕咕抱怨着又给全身烫伤的男孩治疗了一番。

        当一切都收拾妥当时男孩完整的样貌才彻底呈现在她眼前——豌豆蓝白发倒是稀有,重新换上干净衣服又将前额长长的头发拨成中分,似乎有几分不大满意的魔女又取出了自己的青色脂覆在了他薄唇与下眼睑处才收手。

        「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主人了!」

        男孩只是直勾勾地看着魔女,不曾开口说什么。他知道她是魔女,据说她能够眼都不眨地将人杀死,也能够蛊惑生灵走入深渊——正是这么一位魔女,在男孩奄奄一息的时候把他带了回去。
魔女是因为喜欢他那双眼睛才把他捡回来的,「等时候到了就会把你的眼睛取出收藏起来。」她这么对男孩说,这并不残忍,因为她知道,男孩只是一振刀剑罢了。因此魔女倒是很喜欢戏弄性地趁人不备一把将他的脸按在自己胸前看着刃因害羞而绯红的脸颊把那抹紫色衬得更好看,乐此不疲。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喂!巴形!把旁边的檀木给我递过来!我这边不够用了!」

        魔女朝一旁低头阅览着厚重书籍的少年大声嚷嚷着。她给那个男孩起了个名字,巴形,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只是因为她觉得顺耳罢了。仅仅几年却不想男孩的身体生长速度倒是不慢,当初一只手就可以拎起来的娇小身躯如今已经长得比自己还要高出不少……还有,那双紫色的眸子愈发好看。

        魔女并不知道当初被她捡回来的男孩现在几岁,身为不老不死的存在对于「年龄」这个概念已经很模糊了——她一直都没有像当初所说那般把男孩的眼睛取出来,当男孩……一如既往地将视线投向她时,她还会如同辩解一般小声嘀咕着一些诸如「现在还没到时候,我总会把你的眼睛收下来的」的话,对此男孩也只会在她将视线移开时勾了唇角又迅速扯去那弧度。

        不知不觉已经被魔女当成小弟使唤的他只有在魔女面前格外乖巧——男孩不知在何时就已经将魔女视为「主」了,即使魔女用着粗暴的态度对他大吼大叫,他也不曾在意过。只是日复一日地重复着枯燥的事情:在魔女研究魔法的时候当助手,在魔女入睡后在不远处静静守候等等。而当察觉到威胁时,刀剑的本能才会一丝不漏地尽数展现出来,不论是前来讨伐的人类亦或是虎视眈眈的野兽,都会被他斩杀于薙刀之下。

        这一切的一切,魔女都知晓。
不过在她眼里,对方似乎仍旧是个可怜的小家伙,在故作不耐烦地把他赶出自己房间时,他也只会面无表情地回应着「主,如果有事就呼喚我,我會在能聽到你聲音的地方待命」,而每当这种时候,男孩愈加俊朗的面容都会使得她百般别扭着避开不敢去看,那双她觊觎已久的眸子映出的灼热目光也似乎成了让她心跳加速的罪魁祸首。

        「我一定是受到了诅咒吧。」不明白这种反应为何物的魔女找了个看似合适的理由。

【待续】

*码了许久的梗趁着半夜脑子不清醒先撸一点。觉得没皮气的就把这个当个原创看了吧我检讨xQWQQQQ

评论(1)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