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是旭墨的墨

在菊沼扑腾几下

关于巴形的各种理解

#大概是以后自己写东西的时候要用的自我理解这样的奇奇怪怪的东西xxx#

薙刀,巴形。没有铭和传说,没有故事的巴形的集合体。这就是我。
刀身宽大,刀刃的弯曲度大,典礼时使用的薙刀。
神格很高,作为人的意识薄弱。
对于主人有些过度保护,时常为了突显主人而侍奉于主人身边,也会照顾主人。
(以上来自官推)

与其说没有过去,不如说因为是集合体的原因,同时也集合了诸多巴形薙刀的记忆,不论是身为祭祀神刀亦或是女将出嫁配物再或者是作为利刃被使用,都相当于本身所经历过的。

比起复杂混合的过去实际上更想要作为「自己」而存在,不愿意让自己糅合在各方巴形的记忆中去,选择将那些过去变为组成自己的无关紧要的一部分。

无本体,无前主,审神者对巴形刀种集合构想出的架空刀剑。
如果说每振巴形薙刀都有其使命所在,那么这次便要作为「新生者」侍奉审神者。巴形本身出现的关键离不开审神者的构想,因此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听到了主的呼唤而出现。」作为人的意识薄弱,只是下意识地对于这位将自己从混沌中唤出之人产生归属感。不会为了过去而迷惘,不论是在何时何地都只会为了「审神者」而挥动利刃,绝对的忠诚对他来说只不过是理所当然罢了。

但与此同时也说明着巴形薙刀「从始至终只有主一人」的观念。与压切长谷部不同,回想中也曾提到自己与经历易主的压切长谷部不同。长谷部会对自己的过去产生意念而巴形便不会,不会易主,自己始终侍奉的都只有审神者一人罢了。失去了审神者的话,自己所存在的大部分意义也就会随之消散,设定为「主厨」应该是为情理之中。

对于主的命令是绝对遵守的,所指不论是对是错,日常与否都不会进行反驳。其他刃还会对一些不合理的命令表达看法,但对于巴形来说就会毫无异议地执行(之前和列表讨论过。比如,如果婶婶要熬夜的话在我看来巴形大概不会说催着婶婶好好休息去睡觉而是说「要晚睡吗?我明白了,在那之前我会一直在这里守候,直到您入睡」这样的)。

身为人的意识薄弱也就代表与大部分刃者不同,算是比较缺乏「人」的常识,不能理解人性。并不是说没有人性,只能说是自身比较没有自觉,许多感情唯有特别教授才能够得以慢慢理解(所以如果要写刀审的话应该要注意一下,可以理解成他是个情商为0的刃叭,即使会对他人产生别样情感自己也不会明白那是什么,所以安排谁告诉他的剧情可能需要有)。

常为祭祀典礼所用但也没有失去身为刀剑的自觉,比起理解人性也许更为在行的便是身为刀剑在敌间挥舞吧,本能所使。

*暂存
可能会和其他人所理解的不一样,提前致歉
不过这又算什么呢,只要有粮吃而且不崩得太离谱我大概都会哭唧唧抱住太太大腿打call吧xxx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