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是旭墨的墨

在菊沼扑腾几下

【巴婶】曾几何时(引)

-

有风略过耳畔,墨色发丝轻扬,弄得面侧一阵微痒。

是个好天气。

「大将——我们在前面发现了新刃!」

药研稍带雀跃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似乎在示意她快些循着源头跟上。她抬起手将那几缕乱发重新拢至耳后抬高音量应了一声才不慌不忙地走到一行刃身旁。

「新刃?」她轻声发问。

「薙刀,巴形。没有铭和传说,没有故事的巴形的集合体。这就是我。」

低沉的回应被微风带起,于空旷之景环绕一周继而轻飘飘地送入她的耳中,一阵恍惚。鸦睫轻颤,那声音似乎在心绪间某处遥远地带与什么重合了——究竟是什么呢?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这几天太累了所以产生错觉了吧,她这么想。

「巴形薙刀吗?……好,被我发现了就为此感到幸运吧巴形!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一直一个刃想想就无聊、回去咯,以后还请多指教喔——」

「我叫千,是名审神者,也就是你以后的主人咯。」

-

耳边并无喧嚣。

从何时开始来到这块地域,从何时开始重复着挥刀斩下的动作,自己已经忘却了。自己的意义在何处呢?巴形有时会这么问自己,可惜自己发出的问题,只凭自己似乎并不能得到答案。

直到有位少年模样的刃与其他各色与自己拥有着相似外形的存在来到自己面前发问时,自己却是毫不犹豫地就肯定了自己是「野刃」的事情。

那位少女随后出现了。

纤弱的身躯似乎一吹即倒,于其他几刃武具下隐藏的气势截然不同,墨色的长发飘扬在自由无暇的风中,唯有双眸被好好隐藏在了白色布条之下。
「新刃?」她似乎在向自己询问。

「 薙刀,巴形。没有铭和传说,没有故事的巴形的集合体。这就是我。 」

内心的深处有什么被拨动了。明明没有铭和传说的自己,没有前主与过去的自己,为什么会认为眼前的女孩会与某个模糊的影子重合在了心中同一处呢。

她说,她叫千。
以后,就是他的「主」。

-

都说了我不会起名呜呜呜
就是给之前魔女集会pa后续脑洞开了个头,算是个乱七八糟的引子叭,不然还真不好顺剧情……(瞎几把找借口中)
不要指望能在一个没有感情的鸽手这儿看到稳定的更新进度(你滚)
本来就是以偷税为目的,虽然大纲有了但是更新还是靠灵感叭!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