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是旭墨的墨

今天的巴形tag也很冷

【巴婶】曾几何时(1)

       「呦!没错,就是我,这儿的头头!」千抬腿一脚踩上面前的方桌叉着腰对着面前的刃大声嚷道,「Hey,baby……来了这儿就是我的刃儿了!」

       「真是一点也不淑女啊审神者大人,会被新刃嫌弃的。」一旁的狐之助毫不留情地将内心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千,是名审神者。

       很玄乎的职业,简单来说就是作为拥有灵力的人被政府征召,带领着由刀剑化作的诸多刀剑男生守护历史。因为是所属政府,她本人也喜欢调侃自己为「抱着金饭碗的公务员」,但是并不是在什么公司或者部门里坐办公室,而是把被开辟的异空间中的本丸作为工作地点——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没有出阵任务时完全是轻松的日常。

       「这是树立威严!树立威严!」千试图去解释自己刚刚的举动,却也不免被狐之助口中阴阳怪气的话语弄得嘴角一阵抽搐,「为什么又是这钟语气啊!其他同僚家的狐之助明明都那么乖……为什么、为什么我家的那么不可爱!」

       「明明是因为审神者大人一点自觉都没有老是推给我烂摊子!您才是审神者!」

       「啊——又在说教了呢罗里吧嗦罗里吧嗦像老头子一样好啰嗦——」千把耳朵堵起来才算完美避开了狐之助近乎咆哮的抱怨声。

       巴形就这么安静地跪坐在方桌另一头,一言不发地看着面前一人一狐上演的闹剧。巴形薙刀,政府刀帐名单记载中番号140,在前几天千与第二部队的出阵过程中偶然发现的野刃遂带回了本丸,算是正式加入了这里。原计划在身为审神者的千与他进行简单交流后再由近侍陪同新刃了解其他情况,可就目前情况看来似乎发展的并不太顺利。

       「大将、再吵下去的话新刃真的要跑了喔。」原本候在门外的药研也终究无法在屋里不断穿出的吵闹声之下保持沉默,便突然将门推开稍微提高了音量出言提醒。继而看到了双方似乎是「扭打」在了一起的场面——狐之助的爪子不偏不倚地按在了千的鼻子上,使得她鼻孔朝天显得格外滑稽,而千的手则正扯在狐之助软绵绵的脸颊两侧将其弄成了椭圆形。药研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场面,以至于不会因为这匪夷所思的画面笑出声,但看归看,随后也只能无奈地朝巴形笑笑轻声示意他随自己一同退出房间。

       「啊哈哈哈,让巴形君见笑了……大将就是这么一个人,不过也因为这个,平日里和本丸的大家相处的很融洽呢。」

       「所以在大将和狐之助闹完之前,我先带您参观一下本丸吧。我叫药研藤四郎,叫我药研即可。」

       巴形点了点头,「主……很好。」

       一直孤身一刃没有与其他人交流过的巴形一时也想不出什么词来形容自己的主,停顿了一两秒后还是默默用自己能够想到的最简单的话试图去表达心中的意思。

       「呦,加州,是在做畑当番吗?」

就当巴形在自己思绪中时,药研打招呼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虽然会把衣服弄脏……诶?你身后是新刃吗?」加州清光将手里的锄头搁在一旁,用手握在柄部防止它倒下又朝着巴形挥了挥手,「请多指教——」

       「巴形君,这位是加州清光,顺便一提,加州可是最早来到本丸的刀剑,是大将的初始刀。」药研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向巴形介绍着一旁着红色衣装的刃。

       巴形朝加州清光点头示意。

       「本丸的大家虽然性格各异,但都是很好相处的刃。」药研镜片后的眸子闪烁着温和的笑意,千之所以将带领新刃参观本丸的任务交给他,除了因为他是近侍之外,也有一部分原因是药研温和的性格,至少那份眼神和那副与他略显小的面容有些不大附和的低沉嗓音融合在一处时总能够在无形中起到安抚作用,这对新刃来说是很有必要的——就如同他在藤四郎心中,是除了一期一振外最喜欢最依赖的刃一样。

       巴形并不算是性格开朗的刃,在药研一路介绍的过程中也只是跟在其身后把他的话语尽数记下便不再发言,未曾露出过不耐的表情,也不曾显示出新刃的吵闹,除了每到一个新地点时那双紫色的眸子中会闪过一丝好奇的神色外就基本没有什么反应了。

       「这里是薙刀部屋」药研带着他停在一间屋子前,「本丸中的薙刀除了巴形君之外还有一振叫做岩融、不过因为今剑总喜欢黏着他,大将就给他们两个单独腾出了一个房间,所以目前为止这里就是您一个人的住处了。方才我提到的两位目前正在远征……以后总能见到的。」

       药研推开一个房间的木门,把里面的布置呈现在巴形面前。也许是当初考虑到薙刀的身形都比较大,所以比起其他部屋来说这间屋子显然要大上不少,更不要说现在只有巴形一个人住了。

       巴形抬步走入其中环顾一周,屋中充斥着淡淡清香,不知是香料还是什么植物的香气,不觉得刺鼻,反而有种足以洗去疲惫的感觉。屋内很整洁,就刚才药研的话来看这里应该是没有刃在住,但是很明显,角角落落不见灰尘。

       「——被打扫过了吗……咳,抱歉。」

       巴形心中所想的话语不受控制地在口中发出,直到说出口才仿佛意识到什么一样轻咳一声道了声歉。

       「哈哈,不用见外。是大将安排了一下让退他们收拾的,本来她说要自己亲自来……不过被大家制止了呢。啊……巴形殿下的被褥以及生活用品都放在了壁橱里,请把戎装褪下,收拾一下——他们差不多该闹够了吧。」

       「辛苦了。」巴形微微颔首。

* 一口老血,ooc致歉!
我也不知道我写了什么。
写了一下巴形初到本丸的场合。
有部分私设,对于刀剑之间的称呼有部分参考,欢迎小可爱们纠错!
婶婶是个可爱的孩子呢(yeah)
后面大概会把魔女pa的彩蛋(什么玩意儿)一点点放出来。
最后感谢各位看官!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