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是旭墨的墨

在菊沼扑腾几下

【巴婶】曾几何时(2)

       「这个世界本应是无垢的。」

       「黑暗的气息却残忍肆虐着。」

       「为了守护这一切,我们只好……」

       「主公——再不走要掉队了!」岩融在队伍的前面大声提醒着不知不觉落在队尾的千。

       「不要打扰我,我只是在感慨一下而已。」有风拂面,只可惜风速并不太理想,扬起的发丝很不美丽地在千的脸上胡乱拍打着不肯停歇下来。即使如此她也依旧忍耐着,保持着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的姿势还不忘问问巴形自己仰角有没有太大或着太小。

       「大将又来了……」厚藤四郎对着旁边的刃悄声耳语。

       「我知道我知道!这个叫中二病!」信浓藤四郎有些激动地道出之前刚在千从现世带回来的书本里看到过的称呼。

       巴形听着耳边叽叽喳喳的声音,面不改色地保持着用四十五度三角板为千量角度的动作,虽然不知道短刀口中的中二病是什么,也不知道主命令自己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但是自己的想法始终如一——听主的就对了。

       为什么会是现在这副情景呢,这要让时间回到早上了。

       「主,早安。」

       千刚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黑发拉开门时就听见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前面响起,还未来得及用布条遮住的眸子在眼眶中转了转,似乎在试图搜寻声音来源。

       「谁?」她的口中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巴形此时此刻就正站在千的旁边。事实上,在天色微亮时他就已经醒来了,当然,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来到审神者的房间外静静等候着主从睡梦中醒来。

       昨日在千与狐之助闹得筋疲力尽后终究还是将自我介绍等等一系列事宜过了一遍。而巴形也知道,面前这个少女的身份,以及自己以后将会作为什么而存在,需要做什么,需要面对什么。狐之助系统的解释并不难理解,而接下来,他也只需要作为一名新刃,逐渐在这座本丸里书写与审神者的故事即可。

       千那双无神的双目映入巴形的眼帘——那双眼睛里没有自己的模样。

       巴形沉默着,手却不受控制地缓缓抬起,指关节稍稍蜷起,在她的眼前动了动。像是感觉到了气氛有些微妙,千有些尴尬地抓了抓头发,「这股灵力……啊我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是新刃巴形,对吧?」

       「主……您的眼睛……」

       「啊啊、你是说眼睛?哦哦说起来没有告诉你呢——这个,在好久以前的一次事故里瞎掉了。」

       「我倒是习惯了,对我而言也没怎么重要。」

       千满不在乎地用简单的话语把这件事一概而过,又仿佛想起什么似的满脸怨念地朝着刃的方向看过去,「你该不会嫌弃瞎子吧!」

       「!怎么可能!」巴形一向没有表情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慌乱,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就否认了千口里的话,却又立刻为自己突然提高的音量感到不妥,「……失礼了。」

       「大——将,不要再捉弄新刃了喔,您之前安排的出阵任务我已经下达了,稍微准备一下就可以出发了。」从庭院返回的药研正好瞧见这一幕却也只是开口提醒了千一声,对于这个顽皮的大将,身为近侍的他也是毫无办法。

       「巴形巴形,快回去收拾东西,我带你出去打怪咯!」

       ——就是这么一回事,非常突然的出阵任务,原因只是千嘴里说的「带新刃出去见见世面」。即使巴形担心双目失明的主是否可以随同队伍一道出阵,但在药研的安抚下还是没有说什么——不要小看了大将喔,药研低笑着这么说道。

       不过,特地带了三角板做这种事情,一定有主的用意吧。巴形这么坚信。

       出阵名单分别是队长岩融,厚藤四郎,信浓藤四郎,以及巴形。

       「喂主公!前面出现了哟!敌刃!」作为队长的岩融并没有忘记本职工作,在发现时空溯行军的第一时间通知了千。

       「索敌就拜托咯——」千朝着岩融的方向挥了挥手,虽然无法视物,但对于能够感知到灵力的她来说,也许审神者是再合适不过的工作了。不论是时空溯行军也好,刀剑男士也好,他们身上所覆盖着的灵力都是千用来识别他们的重要存在。虽然看不到面容,但灵力组成的轮廓还是有的,因此千也知道巴形较为高大的体型——比岩融还要高。

       「大家!趁着敌人疏忽的间隙狩猎他们吧。」

       「雁形阵!」

       岩融大声喊出溯行军的阵型。

       「方阵切换。」千将巴形手中的三角板拿回放进袖袋,口中的指令在剑拔弩张的气氛中显得格外冷静。「巴形的话……也好好大干一场吧,虽然看不到帅气的样子实在有点可惜!」

       「主,一个人……」

       「没关系没关系,」她拍了拍腰间的一振打刀,「我可是老司机了!」

       「……我明白了。」即使多少还是有些不放心,巴形依旧遵循着千的话加入两方战场中。

       刀剑们正挥舞着手中的利刃,灵力交织勾勒着他们的身影,在千黑暗的视野中仿佛继续着她失明者才得以享用的另一番独特景象。巴形的灵力散发着新生者一样的光芒,这一点和其他被自己带回来的野刃不同——那种光芒本应该只有在通过锻铸的方式显现的刀剑才会拥有,而野刃虽然也算新刃,但却会在无形中多多少少沾上外界的气息,从而使得那份光芒被时光消磨殆尽。

       「有意思……。」纯净的,不曾被污染的灵力在巴形周遭环绕着,包裹着他的身躯。失明的同时可是给千带来了不少好处,例如自己的其他几感想对他人而言要更加敏感,以及对灵力超乎常人的感知能力。

       「嗷啊——!!!!」不知何时从阵队的攻势落下的时空溯行军仿佛一眼看穿位于后方的千是面前队伍的将领,狰狞的面孔上,如同撕裂过一样的嘴中是尖锐的獠牙。从破损不堪的声带中挣扎而出的吼叫声宛如想要震破耳膜。近了——那被散发着恶意的灵力所包裹的凶器正被刃持着朝自己劈来。

       「嘘——」千的嘴唇轻轻蠕动着发出一个音节。

       肘关节忽然抬高带着臂部将淡色羽织遮挡下的打刀露出真正的模样,刀出鞘口,随着动作的牵引硬生生以刀身横摆挡下对方凌厉一击。

       「好险好险、」膝盖毫无征兆地借力弹起,狠狠顶在低刃腹部,自由锻炼的结果就是让千并不如外表一样娇弱,这下居然使得对方也是踉跄着后退几步。

       「砍你头!」千口中大声叫嚣着的话语也是让敌刃下意识护住脖颈部位,待千翻腕突进把手中刀剑刺入自己的身体,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话语戏弄了。不过也没有什么用,以穿透身躯的刀剑为中心,血液流出的瞬间,在血腥味还没有来得及完整地通过鼻孔钻入时,那只溯行军的身体就已经像是风化一样化为黑色的粉尘随风而散了。

       「——所以都说了,我没问题的。」

*按时更新是不可能的(?!)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