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是旭墨的墨

今天的巴形tag也很冷

【巴婶】曾几何时(3)

       「主公!大获全胜!」岩融的呼声中带着些意犹未尽的感觉,邀功似的几步跨过脚下还没有完全消散的溯行军尸体跑到千的面前指了指胸前亮晶晶的「誉」字牌,橙色发前的两缕毛发像是在迎合刃此时的心情一般翘动着,也是透出了与他高大身形形成了反差萌的可爱。

       「岩融先生一刀就把对面六个敌刃全部消灭掉了!」厚的眸子里闪着亮晶晶的光芒,「什么时候我也能那么强大就能够带回一堆誉了吧!」

       「哈哈哈哈哈哈,多加锻炼的话你也能像我这样一刀把对面的砍光呦!」

        千也只是勾了勾唇角没有多作言语,只待有刃凑到身前才出声询问,「怎么了吗,巴形?」

       「……抱歉,主,没能够作出最好的成绩。」

        不知道是不是千的错觉,她总觉着这个大个子似乎在用着些委屈的语气向自己道出这话语——是因为岩融吗,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本来将满级的岩融选做队长带着其他几振级别还很低的刀剑出阵就是为了让他尽快解决敌刃,在有限时间内让其他刃连带着多升级。可能效率确实很高,但也难免会让其他刃没有发挥的余地。

        话都这么说了……好像很失落的样子?

        她摆了摆脑袋不作多想,朝着其他几刃的方向摆了摆手示意返回本丸。「——不过,下次还是让巴形去做些简单的任务吧,升级之类的也没有那么着急……」千心中所思不由自主地从嘴里嘀咕出来,惹得巴形又将垂下的眸子抬起了一个细微的角度看向她,只是瞬间便再次恢复。

       「主公!」

        千的一只脚刚迈进本丸大门,就有一个身影风风火火地迎上前来。

       「长谷部?」熟悉无比的灵力不可能让千认错,她大大咧咧地拍了拍对方肩膀,唇边尽是笑意,「远征回来了吗?辛苦了。」

       「不、哪里,比起这个,您也辛苦了!」名为长谷部的刃对于千的举动明显很是开心,回应完毕自然也是一眼就看到了紧跟在千身后的巴形,「这位就是新刃了吗?」

       「没错没错,是巴形薙刀——巴形,这个是压切长谷部,也是本丸里经验很丰富的刃了,要好好相处喔?」

        经验丰富是确确实实的事情,在药研成为近侍之前,一直是压切长谷部担任这一职位兢兢业业地作为千的重要助手管理着大小事务,直到在某次出阵重伤后,考虑到他的伤势问题才使得千借此机会让长谷部暂且休息,由药研来接替他的近侍工作。

       「我明白了。」巴形点点头。

       「大家都很累了吧,稍微休息下,恢复到最好的状态才重要啊。」药研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从长谷部背后冒出头来,依旧是惯有的那副笑容,「大将、虽然您刚回来……不过政府那边似乎传来了重要讯息,可以来看一下吗?」

       「我知道了,走吧。」

        审神者并不是什么惬意或者轻松的工作。作为已经在审神者中小有成绩的千来说,像这样忙碌的日常已经算不上什么了,倒不如说充实的时光会让她更有劲头——也正是这种心态的影响下,这座本丸才会一直洋溢着正面能量。她也知道对于本丸的诸多刀剑来说,审神者到底起着多么重要的作用。不仅仅需要拥有指挥刀剑的能力,在日常中拥有能够带动刀剑的态度也是必不可少的。因此,不管同时有多少事务积压过来,她也不曾放弃,只是会在嘴里习惯性地大声嚷嚷几句罢了。

       「……巴形?」走了几步之后很显然有哪里不对劲,属于巴形的那股灵力一直在身后跟着自己的方向前进,不过薙刀部屋是截然相反的位置,尽管心有疑惑,她也只是深呼一口气插着腰戳了戳身后的刃,「薙刀部屋不在这边哦!」

       「主, 我想要在能听到你声音的地方待命。」他认真的语气中也带着些执拗,在千的耳中,却让她觉得若是自己拒绝刃继续跟着反而会有负罪感出现。不过,反正也不是什么国家机密……

       「大将,不会有什么影响的,能够了解您的工作相关,巴形君以后也能帮更多忙呢。」看着僵持的两人,药研笑着打了圆场帮巴形劝了劝她。

        本来就没有想强行拒绝的千自然也是松了口让他跟着,她原本就很喜欢这个新刃,虽然似乎有些不苟言笑,不过他的灵力所散发出的气息总会在隐约中带给自己熟悉感。虽然说起来很令人难以置信,但想来想去也只能归咎于缘分之类的东西上了吧。千再三提醒了对方「没有自己命令不可以随便乱碰乱说话」后,便假装很勉强地答应了下来。

        千的办公点就在她的房间旁,内部很简单,只有几个小书架,一张桌子几张椅子,以及一些机器设备,尽管当初也算是考虑到她的眼睛才这么安排,但千更喜欢把文件拿到房间里看。这么一来所谓的办公点也就有了几分摆设的意味。当然,如果是有刀剑一同陪伴的情况下,她还是会选择去办公点,毕竟有些刀剑可是很介意进入女性房间的——「现在是新时代啦」,尽管千这么说,却依旧改变不了他们的态度。

       「超——累!」不出所料,进入屋内千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自己的办公椅坐下,边把下巴搁在面前的桌子上边大声嚷嚷。药研是见怪不怪,但一旁的巴形也没有显露出什么奇怪的神色,相反,只是安静地自己寻了处位置坐下不作言语。

        「这是发来的讯息。」狐之助早在边上等待许久,轻盈地跳到另一头显示屏的操控台上伸出爪子在屏幕上拨弄了几下,就见正前方的投影屏上逐渐显示出了清晰的画面。不过这种方便的东西对于双目无法视物的千来说多少有些鸡肋,但好歹是政府下发的装置,不要白不要,她只能希望上头能够良心大发给自己弄个什么能够用声优级别动听声线进行内容自动阅读的机器——虽然文件可以劳烦发放者在文字上附着灵力以便她能够进行阅读,但这种机器上的内容就只能通过声音传达给她。而且按她的话来讲,那些机器默认的阅读声音堪比摧残她听觉的魔音,比时空溯行军的吼叫还要可怕。眼睛看不见已经够惨了,耳朵可不能也聋掉。

        于是目前为千播读通告的任务就落到了药研身上。

       「编号630番审神者优于十四日阿津贺志山出阵过程中失踪,在确认死亡前请各审神者派使队伍进行搜寻。」






*拖更真开心咕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