旭是旭墨的墨

在菊沼扑腾几下

【巴形婶】今夜月美,愿君…

我想要和往常一样拥抱他。
可是,不行。

究竟是名为「爱恋」的花朵被恶魔亲吻了,还是堕落的天使用羽翼将其染黑了去。啊啊,大概是腐坏掉了吧,不知不觉中坏掉的花。

被他所轻声赞叹的灵力突兀之间强大了起来,这巨大的变化来得措不及防,甚至无法自行压制,只得目视着愈发优异的战绩接受着家刃的欣然战报。心在下沉着,只要一想到他、只要一想到他便会有灵力提升的情况出现——只要一想,杀了他。

紫眸的刃可以在出阵名单的特意安排下在敌军利刃之下痛苦哀嚎,那白皙的皮肤会支离破碎,只剩红与白交织;手入室迎接负伤归来的刃,满目柔光之间用藏于背后的刀剑从他背后穿透而过,在涣散的瞳孔下于那怀中依靠直至温度全然散去;在他为自己精心准备饭菜时夺过菜刀割下寸寸血色点缀着食物一同成为盛宴……

这病态的杀意。

好可怕。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他是我所深爱的刃啊。

门外柔声响起,心思的刃儿似乎在静候着——归来了,远征者。手里的短刀随着身体的颤抖发出微鸣,是因兴奋而由发的颤抖。兴奋着,整个身心都在兴奋着。

快、快点进来。
我会给你一个拥抱。
用这振短刀刨出你的心脏。
用双眼去赞美那胸腔中的爱意。

好奇怪。
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
他是我所深爱的刃啊。

「不要。」快点。
「不要进来。」快点进来。
「我现在不想看到你。」我现在好想杀了你。

他不会违抗我的话。

待人渐行渐远方才如同虚脱一般两双手无力垂下,失去支撑的刀剑应声掉落在木质地板上发出脆响。抱紧双膝将头部埋入其中,仅是抗拒那意识便已耗尽了全部力气。

再次醒来……已是入夜。
未点烛的房间陷入黑暗之中,曾发生的一切大抵都只是梦吧。现在可以把那当做一场噩梦忘却了去。站起身推门而出,拍了拍脸颊散去些倦意,抬眸之时就看到熟悉的刃影在月下独立。深呼一口气稍稍靠近了些,扬起笑容朝他飞奔过去。

「晚上好——」

『我看到我将短刀刺入了那具身体。
美丽的红色渲染了他的衣裳。
那双好看的眼睛逐渐失去了光芒。
惟留月光在那澄澈之中映出身姿。』

『我杀了他。』

「詩玖?」

他轻声唤了我的名字,将我从臆想之中唤醒。
手中的刀尖只差一寸,便深入了去。
差一点,差一点那场景就会变成真实了么。
啊啊,逃离不了的啊。
腐败的花已经不会再恢复原来的模样了。

「没有关系。」他笑着说。
「只要是主命的话。」

我逃走了。
朦胧的雾气在双眸间波回轮转,夜的从者在低声呢喃,耳边的呓语钩紧了心间的细弦。我看不清眼前的小路,踉跄的步伐只是遵循本能迈动。月已被云层覆盖了去,将脸颊旁的泪水用黑暗隐匿起来。

我逃走了。
我是如何将一封辞呈递交上的,已经无法记起。
内心很平静,甚至没有一丝波澜。
把这当做一场梦罢,作为梦境的,是身为「审神者」的一切、是身为「他的恋人」的一切。

我只依稀记着最后的最后,我抬起双手将他的脖颈掐紧,在刃唇上停留了许久,直至青色的微茫渗入自己的。

「再见。」我听见了自己的声音。
「再也不见。」

今夜は月が綺麗ですが、
                        今夜月美,

                                   とりあえず死ね。
                                                   愿君亡。




*梗自 榊原宗々《今夜は月が綺麗ですが、とりあえず死ね》(今夜月美愿君亡)
审神者ID感染者设定,爱意转化为杀意。
感染者特殊能力改为灵力增幅设定。

侵权删。

*写这个的时候时间比较赶所以剧情推的有点快,致歉xxx

评论

热度(12)